灰灰

瞎jb写

【德扎/主教扎】标记 The Mark ABO 30

短暂的春天很快离萨尔茨堡而去,科洛雷多时不时能听到莫扎特的消息,《后宫诱逃》 的大获成功让莫扎特在维也纳的声望如日中天,演奏会也是场场满座,一切看起来多么美好,就像他曾经想过的那样,莫扎特将会在维也纳征服世界,只是,他从没想过他们会走到这一步。科洛雷多走进了宅邸的自用小祈祷室,自从医生回信表示莫扎特的症状得到了巨大的缓解后,他开始定期为医生提供血液,而最近医生对血液的需求加大了,他不由的担心,于是他近来常常来这里进行祈祷,为莫扎特祈祷,愿上帝保佑那位倔强的Omega,希望所有属于对方的苦难会降临于自己。

 

在用完晚餐,他走过了当时莫扎特曾居住的那间小卧室,自从他回萨尔茨堡后,他就下令把这间房间锁上,无人能进入,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一直跳得很快,他无比挂念那个离他远去的乐师,想念对方偏低的体温和柔软的金发。他打开了这扇门,这里的一切都维持着莫扎特离去前的样子,仿佛只要过几小时,他的莫扎特将会再次开门进入这间房间,他们还会在这张床上交颈而眠,但家具上的积灰则提醒他:莫扎特已经离开了半年了。时间终会抚平一切,他已经度过了极其思念Omega的时光,最近只不过是因为天热,柠檬在餐食中多用了些,他只是有一点被勾起了回忆,关于那曾经的芬芳的柠檬的回忆。

 

又到凛冬,他站在自己的城堡里向外看去,萨尔茨堡一片洁白,通过窗外的雪花,他好像看到了莫扎特的家,这一年,莫扎特姐姐的丈夫得到晋升,他们一起去了封地,萨尔茨堡只剩下了老莫扎特和他的夫人,自从小莫扎特离去后,他对老莫扎特每次都是匆忙让对方尽快退下,他害怕老莫扎特闻到自己身上有着对方儿子的味道,他更害怕长时间的面对老莫扎特,他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不是老莫扎特当初帮着隐瞒小莫扎特的真实性别,他们会不会是另一种结局,会不会现在他就和沃尔夫冈站一起看雪,正值壮年的Alpha和一位没有注射过量抑制剂的Omega,他们理所当然会有孩子。

 

科洛雷多已经很久没想起莫扎特了,或许,每当拿到对方新乐谱或者是府里乐师演奏对方乐曲的时候,他会有一点点想念对方,莫扎特是真正的天才,沃尔夫冈·莫扎特能写出无人能写出的乐曲。前些时间他几乎夜夜失眠,他用乐曲安眠,听着莫扎特的新曲子,让人演奏,更多时候是自己拉琴,在一段段的旋律中,紧绷的神经随着音乐飞舞,他才有重新入眠的机会。今年的萨尔茨堡多么像去年他匆匆回来时的萨尔茨堡,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他的身体不再因为远离自己的Omega而冰冷和心烦气躁,他还是那个地位尊贵的主教。


评论(6)
热度(63)

© 灰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