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灰

无节操/cp洁癖的博爱党,有无数个墙头/真爱/一生推,从slash到rps都爱吃

【德扎/扎主教扎无差】The Apple 刺客信条AU 05 正文完结

清明小假期快乐!!!!

正文完结撒花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时间慢慢滑过,莫扎特写好了新歌剧,而刺客和圣殿骑士的敌对也越发白热化,刺客接连刺杀了几位奥地利的高级圣殿骑士,圣殿骑士则捣毁了几处刺客的据点。这是1791年12月5日的下午,科洛雷多进入了密室检查伊甸苹果,明天他要把它送去教廷,准备打开第一文明的遗址,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提示声响,沃尔夫冈来了。

 

当莫扎特进入书房的时候,科洛雷多正在书架前看最新头骨书籍,他不曾掩饰对这项神奇科学的好奇。莫扎特上前抱住了对了比他略高的主教:“今晚我的新歌剧上演,你说过要来的,我帮你安排了最好的位置,就在安东尼奥的旁边,你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,我知道。”

 

当歌剧谢幕的时候,莫扎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留恋在舞台上享受源源不断的赞美和掌声,而是三鞠躬后,匆匆下台溜出后门,跳上科洛雷多的马车,在马车上他就展示了无比的热情,跪坐在对方身上,细细轻吻着那头深金的发丝、绿色的眼眸和让他迷恋的柔软双唇,马车刚在科洛雷多宅邸门前停下,他迫不及待拉着对方直奔卧室,卧室门一被关上,立刻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了对方身上,感受到如此热情的,让科洛雷多有点意外地稍稍拉开对方:“怎么了?”

 

莫扎特眼中闪着水汽,喘着气说:“明天……你要走了,”并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全套礼服都被弄皱了,把头埋进对方怀里,“我舍不得你,我会想你的……我还没有对你说那句话呢……”

 

“你想说什么?”绿色的眼睛一如既然的温柔,其中酝酿着情欲和淡淡希望以及痛苦。

 

沃尔夫冈看向科洛雷多,被水浸没的蓝色中透着迷恋和一丝绝望:“Ich Iiebe dich. Ich liebe dich sehr, Hieronymus.(注1)”

 

科洛雷多还来不及为这而高兴,腹部就感到一阵剧痛,他低头,自己的鲜血染红了对方纯白的礼服,原来装饰用的袖饰早已被袖箭所取代,而现在袖箭的锋利正深深刺进他的身体。他看着沃尔夫冈,闭上眼笑了:“Ich lie…liebe dich au…auch, Wolfgang.(注2)”

 

莫扎特把失去呼吸的科洛雷多轻轻放在记载无数回忆的床上,没有按照惯例对他说愿安息,而是对他说:“I hope you will be waiting on the other side.(注3)”然后再次亲吻那双不会睁开的双眼,那双眼睛对他一直是温和而纵容的,伴随着酸涩的眼泪,他又一次吻上那双曾经温软的双唇。

 

再次睁开眼后,他不是作曲家莫扎特,而是刺客大师莫扎特,他接到的命令是取得伊甸苹果,不惜一切代价。为自己带上兜帽,调整了袖箭和装备,他往书房飘然而去,独自站在放着教义书籍的书架前,他横放了那本古版本的圣经后,机关缓缓划开,暗藏的地下室里,黄金色的光芒却并没有让他如预期那样激动。

 

回到了维也纳兄弟会的总基地,莫扎特揭开了装着伊甸苹果的袋子,奥地利的刺客导师暨他父亲本人欣慰的看着他,而在之后,他的好兄弟席卡内德拿着他挚爱的酒来为他庆祝:“你可真够行的,我们派出了这么多兄弟都没探出苹果在哪里,你一个人不仅拿到了,还成功刺杀了团长。不愧是我们这一辈最杰出和年轻的刺客大师啊,你肯定是下一任的导师,可没有什么比瓦解了对方的总部更能证明自己的能力了!”

 

莫扎特灌了一口酒,曾经的挚爱这时候忽然显得苦涩,他扯出一抹笑:“是啊,没什么比这更能证明我的能力了。”

 

注1:德语,译文,我爱你,我很爱你,希罗尼姆斯(主教的名)。

注2:德语,译文,我也爱你,沃尔夫冈。

注3:我希望你能在另一端等候。

 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灰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