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灰

无节操/cp洁癖的博爱党,有无数个墙头/真爱/一生推,从slash到rps都爱吃

【德扎/主教扎】标记 The Mark ABO 02

解馋解馋,换换思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莫扎特从科洛雷多府邸出来的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常去的酒馆叫了一杯白兰地,美妙的酒香在微温的杯子中扩散,这种酒一直是莫扎特的最爱,比葡萄酒更丰富的香味让他着迷,作为区区的乐师自然不能经常享用,可他是全欧洲知名的音乐神童,自然有格外的优势。不说那些有权势的大人们,就那些贵妇小姐们都乐意为心爱的钢琴老师送上高级美酒,希望能得到定制的曲子。

 

可没有哪一瓶比得上他今天在科洛雷多后花园闻到的那股香味,作为一个隐藏的Omega,他不得不承认那股味道很危险也很迷人,当然,主教平时也会使用一些抑制剂来稍微掩盖一下信息素,毕竟艺术家绝大多数都是Omega,强而有力的信息素会让他们恐惧,甚至会提前进入发情期。想到发情期,莫扎特捏了捏杯子,如果在科洛雷多宅邸发情那可不是开玩笑的,但科洛雷多目前都没和Omega结合可真是出人意料。

 

回到家中,莫扎特和自己的父母说了这件事后,他们都表示了无比的担忧,而唯一能做的就是为自己可怜的儿子准备上充足的抑制剂。在离家之前,莫扎特和父亲在书房里进行了又一次谈话。然后莫扎特坐着阿尔克伯爵派来的马车赶去科洛雷多的宅邸,第一次的八点晚饭,他还是需要准备一下的。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藏好了大部分抑制剂后,莫扎特特意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,再三检查了自己的气味和着装后,他来到了餐厅。

 

科洛雷多看来也刚到,正往自己的腿上铺餐巾,看到莫扎特进来的时候挑了挑眉:“看来你还是可以守规矩的,不是吗?入座吧,今天我特意让厨房做了牛舌。”莫扎特和别的被科洛雷多所支持的艺术家们坐在一起,虽然Omega总体数量依旧很少,可艺术家却是Omega为主体的团体,作为Beta的莫扎特坐下的时候只得到了几个不冷不热的笑脸。

 

Beta,作为劳动力的主要人群,在社会地位上是远远不如另外两性,Alpha和Omega虽然人数稀少,可Alpha们掌握了绝大多数的权势金钱,而Omega们一部分作为Alpha的配偶享受超然地位,另一部分则在把持着艺术领域的大门。

 

他,沃尔夫冈·阿玛迪乌斯·莫扎特则向世人证明了,上帝的宠爱多么与众不同,本来以为被分化成Beta会让他掉落神坛,他却依旧用自己的曲子展示了胜过性别的天赋。理所当然,会被大部分Omega艺术家们排挤,他已经习惯了,只不过在这里,让他更直面这些而已。但莫扎特也知道,这些Omega也不会做什么,先不说Omega的天性就是比较爱(胆)好(小)和(怕)平(事),科洛雷多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事情发生的。

 

吃过了一顿味道可圈可点的晚饭,莫扎特钻进了琴房开始和那架光彩夺目的钢琴小姐进行磨合,钢琴小姐的声音优美动听,不知不觉莫扎特在琴房里呆了很久。夜已经深了,整座府邸都沉寂了,在第三只蜡烛烧到一半的时候,莫扎特结束了今天的谱曲工作,舒展了一下身体,拿起了烛台准备从小走廊回房的时候,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马车的声音,抑制不住好奇心,他偷偷往外看了一看,他看见了一道纤细的人影被阿尔克伯爵带了进来。

 

在他回房的路上,他止不住地想:原来这就是阿尔克伯爵让我半夜别乱跑的原因,可有权有势的Alpha既然有欲望的困扰为什么不干脆结合呢?这样我也可以在这里更安心一点,结合过的Alpha的危险指数可是大幅度降低啊,虽然不顾意愿,强行与Omega结合是重罪,可发情期间,Omega的本能会为了Alpha而低头。莫扎特见过被发情期折磨的意识不清的Omega,也见过为了占有Omega而大打出手的Alpha,不论哪一种,都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

评论(4)
热度(37)

© 灰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