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灰

瞎jb写

【德扎/主教扎】标记 The Mark ABO 26

终于主教的肾可以歇歇了,人到中年还是要养养生然后准备为莫扎特收尸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在回程的马车上,科洛雷多下定决心,只要莫扎特表现出一点点的依赖,哪怕只是在自己回去的时候能主动转身看看自己,他就会让步,他是Alpha而且比莫扎特年长,理应如此。莫扎特喜欢维也纳,他可以让莫扎特留在这里,他会时不时来看看莫扎特,莫扎特还可以继续伪装成Beta,成为他在维也纳宅邸实际上的另一位主人,如果……莫扎特怀孕了,他可以把对方送去农村,回来的时候莫扎特依旧会像个Beta乐师。

 

可等他到达自己的宅邸时,迎接他的是阿尔克一言难尽的神情,他心中一冷,快步走去他和莫扎特度过了整个发情期的小客房,空气中还残留着柠檬和白兰地的味道,但白天还躺在床上的人不见了,只有莫扎特留下的纸条:我再也不想看见您。

 

“大人,莫扎特他,我们拦不住,他身上带着您的味道,我们……,去他的住处也没发现人。”

 

科洛雷多沉默的看着纸条,半响才说:“准备启程离开维也纳吧。”

 

“大人,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阿尔克伯爵内心真的很震惊,被标记的Omega逃走了,作为Alpha不去找可能怀孕的Omega真的好吗?

 

“莫扎特不会怀孕的。去准备吧,我累了。”

 

“……是的,大人。”

 

在几街区之外,莫扎特躲在自己医生的家里,乖乖的让医生为自己上药,医生本来灰白的头发感觉更白了,他在准备入睡前,看到遮着脸的莫扎特来敲门,差点心脏病发作,后颈腺体的咬痕深可见血的不止一处,更不说身上多处瘀伤和擦伤,这难道就是莫扎特想的“好主意”,要他说这主意可真的是糟透了,“沃尔夫冈,翻个身,我要为你的腺体和后背上药膏。”

 

莫扎特难得沉默的转身,默默让医生把略带凉意的药膏涂上去,涂着涂着,医生实在忍不住发问:“沃尔夫冈,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这就是你上次说的想法吗?”

 

“不……这,”莫扎特苦笑一声,“这和我设想偏离的挺大。”

 

“那怎么办?”医生很为莫扎特担心,现在科洛雷多可是标记了他,而且看着还不是自愿的,这让两人的关系越加复杂,“如果他来寻找你了,沃尔夫冈,只要Alpha踏进了房子,他就会根据你们的标记感应找到自己的Omega。”

 

“……那麻烦您明天去买通一点小报吧,就说科洛雷多主教被莫扎特冲撞,而放弃了乐师。”

 

“你想好了?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Omega离开了自己的Alpha,那可是……”

 

“我想好了,医生。”莫扎特钻进了被窝,“我太累了,我需要睡眠,晚安,医生。”

 

在越传越像模像样的流言中,科洛雷多带着仆从离开了维也纳,在马车驶离维也纳城门的时候,有一种本能让他想停下马车,掉头回城去寻找莫扎特,但他握紧了拳头,强压下了自己的冲动:莫扎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,科洛雷多,别自作多情了,没了你,他会在维也纳过的更开心。


评论(8)
热度(45)

© 灰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