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灰

【德扎/主教扎】标记 The Mark ABO 22

还是先放这段吧。。。。。。

其实这篇文一开始只是为了这一段高潮剧情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随着收获季节渐入尾声,莫扎特越发忙碌,忙着为科洛雷多的大小宴会谱曲,忙着为约瑟夫二世会出席的演奏会作曲,只有尽可能的在这里展现出自己出众的才华,他才有可能成功脱离科洛雷多,而随着他在维也纳名声大噪,他看到了希望,而一切一切只需要等待,等待科洛雷多厌烦自己。

 

可直到步入初冬,莫扎特也没等到这个机会,科洛雷多虽然开始对莫扎特冷淡不少,可并没有让他搬出那间卧室。而在圣诞之后,科洛雷多忽然停止了隔三差五的深夜拜访莫扎特。这一切自然逃不过贴身管家阿尔克的观察,他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,亲王大人和奥地利皇帝不合,可是莫扎特经常提及对方,甚至为对方的称赞而自满,冷淡是种惩罚,而作为贴心的随从,阿尔克伯爵在一次为亲王主教送上点心的时候,妥当的询问了是否想换换口味?

 

亲王自然明白了下属的意思,他感觉到自己对莫扎特的感情越发陌生,而且自己在疏远对方后开始感觉有点不安,为了缓解自己的情绪,他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,而在询问到想尝试的口味的时候,“就要金发”科洛雷多忽然停顿了一下,“或许深色秀发配上深色眼眸会是很不错的选择。”金发蓝眸会让他想起那位不听话Omega,他该下令让对方即刻就回萨尔茨堡,反正他在维也纳也不曾乖乖听话。

 

而一切总要凑巧,才是剧本不是吗?这天是冬天难得晴朗的下午,阿尔克伯爵为主教带来精心挑选的深发色女士,而马上,他迎来了莫扎特,并且横冲直撞的往二楼闯,“等一下,你要干什么?”

 

“我要去找大主教。”莫扎特回嘴的飞快,一边大步往楼梯上冲。

 

“你想都别想。”阿尔克伯爵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让区区一名乐师打扰到大人的好事?

 

“我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发的!”莫扎特可不管,“我今晚要为皇帝演出!”

 

“不可能!”阿尔克伯爵把莫扎特拦在楼梯下,“你咎由自取的,大人说过让你回萨尔茨堡!”

 

“科洛雷多答应过我的!”莫扎特丝毫不理会对方的后半句,科洛雷多答应了就是答应了!他一定要讨个说法!

 

“这是什么地方?哪有你说话的份?”阿尔克伯爵尽忠职守死命拖着莫扎特不让他往楼上走,“亲王大人是你可以随便打扰的吗?”

 

“可我必须要见他!”莫扎特想往前走的时候,十头牛都不一定拉得回来更何况是一个人?在受到阻力的时候,莫扎特再次提高了声音,“我必须要和他谈谈!”

 

“但大人正在忙着…”阿尔克的话说到一半,莫扎特就挣脱了自己,大步流星往楼上走,而对方刚踏入书房,科洛雷多正好满脸怒气的穿着睡袍打开小客房的门。

 

“该死的,怎么回事?”被打断好事的亲王十分恼火,那位女士无法让自己尽情投入,他已经找了棕发棕眼的Omega,可对方依旧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起倔强的作曲家,而现在倒好,莫扎特还来这里囔囔着要去给约瑟夫二世演奏?这让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

评论(3)
热度(37)

© 灰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